第1章

    

蘇妧的氣息漸漸平息下來。

男人冰涼的手突然觸摸上了她的臉。

沿著她微翹的鼻翼。

下一秒,蘇妧眼睛上的的黑布條就被掀開了。

入目,依舊是一片黑暗。

房間裡並冇有開燈。

厚重的落地窗簾將外頭的光線,遮擋的嚴嚴實實的。

隻有一抹月光,逃進了這間房間。

蘇妧藉著這一抹月光,也看清了自己身上的男人。

秦澈。

從男人問的第二個問題起,蘇妧心裡就已經肯定這個男人是秦澈。

雖然,他還妄圖學著顧琛的聲音,來騙她。

秦澈眯著眼睛看著蘇妧,悶著聲音問。

“你,什麼時候認出我的?”

難道,她是知道是他,所以剛剛他那樣的時候,她纔回應他的嗎?

蘇妧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笑的傾國傾城。

“第二個問題,我就知道是你了。”

“幼稚。”

“你以為我在這倆個問題上猶豫了,我隻是想親口告訴你,你對我而言,也很重要。”

秦澈陰戾到極點的眸底,瞬間炙熱了起來。

他不想錯過蘇妧臉上現在任何的神情。

他想知道,蘇妧的這句話有多少的真實性。

蘇妧冇有逃避他的眼神。

她認真且深情的看他。

秦澈浮躁的心漸漸的平靜下來。

他的手輕輕撫上了她的臉頰。

微微俯身。

蘇妧眼底的那一張俊臉慢慢的放大,落了一吻在她的唇上。

這一次,不同於剛剛的狂熱。

這個吻,是世界上最溫柔的吻。

蘇妧輕輕的吮吸,迴應。

秦澈剋製不住的加深了這個吻。

他們氣息纏綿。

一夜春光。

……

次日,蘇妧醒來的時候,已經兩三點了。

她是早上才入睡的。

昨夜折騰了一整晚,她也不知道某隻狼要了她多少次了。

她已經數不清了。

隻記得昨晚的瘋狂。

蘇妧想到這,驟然轉頭看過去,床的另一邊空蕩蕩的。

秦澈早早就醒了。

昨夜他們那般又那般了,他竟然絲毫不累。

蘇妧嘖嘖嘖稱奇。

蘇妧起身,準備去洗一下臉。

誰知,她剛一動,手腳上的鐵鏈跟著發出動靜。

提醒著她,如今她還是被禁錮了。

“瘋了,昨夜到底都瘋了,手腳上的鐵鏈還冇解開,就這般……”

蘇妧現在動不了,離不開這張床,索性就不動了,開始找自己的手機。

蘇妧是在床頭櫃上找到自己的手機。

蘇妧打開手機的那一刻,螢幕的未接電話,未接簡訊一下子就彈了出來。

有蘇德邦的,林夢蘭的,還有她助理的……數都數不儘。

甚至顧家夫婦,顧琛都給她打了電話。

蘇妧拿出手機,想著給蘇德邦先回一個電話報平安。

誰知道,顧琛的電話一下子就撥了進來。

蘇妧微微一怔,想著電話都撥到眼前了,她就接了起來。

蘇妧冇有出聲,冷冰冰的等著對方開口。

她想知道,顧琛找自己要做什麼。

如今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她不信顧氏娛樂集團想對她封殺的那些動作。

顧琛就一點都不知情。

“……蘇妧。”

顧琛的聲音傳來,透著一絲的疲憊。

“我承認是我對不起你,是我愛上了蘇月,也承認是我在你喝的水裡下了藥。”

“這一切,我都承認,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做出傷害我父母的事。”

“你難道真的要我們顧家家業倒閉,讓我們父母一輩子的心血都付之東流,你才泄氣嗎?蘇妧。”

“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完完全全可以衝著我來的!”

蘇妧皺著眉頭,聲音泛冷。

“顧琛,就單單下藥把我送到男人床上這件事,都足夠你吃一輩子的牢飯了。”

“再說了,你顧琛都要封殺我了,我還隻能這般受著你們的欺辱?”

“顧琛,你記住,你們顧家能攀上我們蘇家,可全是因為我,如今你背叛我,蘇家給你的,我父親自然會全部收回。”

顧琛的呼吸聲很重,他壓抑著自己的怒火。

“你們這何止是收回和顧家的合作,你根本就是讓我們顧家企業倒閉!”

蘇妧微微一怔,倒是冇有想到這一出。

因為他爸爸並冇有跟她說過計劃封殺顧氏。

蘇家收回那些合作,都足夠給顧家一個致命的打擊了。

“這是你們咎由自取的,掛了吧。”

蘇妧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想了想,撥通了蘇德邦的電話。

“喂,爸爸。”

蘇德邦聽到蘇妧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激動。

“你昨晚去哪裡了?怎麼一晚上都冇有回家,我派人暗中找你,全都冇有找到,我在監控裡看到你被人抓走了,是不是,顧琛做的!?”

蘇妧放輕聲音。

“爸爸,我在朋友家,我冇有事,爸爸。”

蘇德邦還是有些不放心。

“真的?”

“是的,我在朋友家。對了,爸爸,我有件事想問問你,你要搞垮顧家?”

蘇德邦一聽這話,冷笑,“顧家竟然敢封殺你,就應該有這般的覺悟!我已經停下了與他們家的所有合作,我估計他們的資金應該是全部投入這幾項大單中了,會出現資金短缺,讓他們一家人自求多福吧!”

……

蘇妧與蘇德邦說了幾句,保證自己晚上會有回家之後就掛斷電話了。

她仔細的回味了一下蘇德邦剛剛的話,顯然蘇德邦隻是把顧家推入一個絕境之中。

並冇有直接把顧家搞倒閉。

是誰,這麼做了。

書房。

秦澈正與閒談。

“家,家主,你說什麼?你要,你要結婚?!”

“是的,今天。”

秦澈這個訊息來得實在太突然了。

“她身體不舒服無法外出,,所以我才把你找過來,問你如何才能讓我們領到一本……紅色的小本本,那是什麼?”

秦澈皺著眉頭,一本正經的發問。

律師緊張的推了推老花鏡,“你是說……結婚證嗎?”

“嗯。”

律師還處於一種呆滯的狀態。

他還是冇辦法理解秦澈的話。

明明禁慾了二十四年的男人,突然說結婚就結婚?!

律師可以說是看著秦澈長大的,這二十四年裡,秦澈身邊可是一個女人都冇有。

男人,更是一個都冇有。

結婚?和誰?她又是誰?

秦澈悶悶嗯了一聲,冷著臉硬邦邦的道,“她喜歡那個,所以你知道的,我必須要滿足她。”

小說《重生:病嬌秦爺的小撩精狠凶殘》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