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甜吐小說
  2. 穿越這事兒聽著就不靠譜
  3. 第50章 不要拿月光嚇人啊
唐朝愛吃火鍋 作品

第50章 不要拿月光嚇人啊

    

-

那姑娘思慮半晌,又看了看眼前滿臉真誠的岑之笑,抵不過心下一軟,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岑之笑樂嗬嗬地給了那姑娘一個擁抱,“我叫岑之笑,你呢?”

“我叫鄭湘湘。”

突如其來的擁抱,讓鄭湘湘有些不好意思。

“我應該長你幾歲,就叫你湘湘妹妹吧,我現在能幫上什麼忙?”岑之笑打量了一下,看著周圍的一些工具,“這些東西我待會幫你搬,給你分擔一下。”

這一天,岑之笑也分外賣力地吆喝著,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吆喝極具張力,倒是吸引了不少來來往往的行人,都或多或少地投了些錢子兒。

她趁著空隙時間看著鄭湘湘的雜耍,打心眼裡佩服,鄭湘湘的身軀柔軟得令人驚歎,平衡能力是非常優秀。

那些碗啊,鐵圈啊,空竹啊,在鄭湘湘手裡就跟會乖乖聽話一樣,在那些動作間,她隻是遊刃有餘地做著各種雜耍。

一天的勞動結束了,遠處天邊也是夕陽西沉,岑之笑看著木缽裡的錢子兒,笑得樂開了花,趕緊把這些都遞給了鄭湘湘。

鄭湘湘一看,也咧開嘴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顯得她可愛的臉龐上由添了幾分活潑。

“之笑姐姐,收拾好東西,咱們今晚去吃麪。”

岑之笑點了點頭,將雜耍工具都放進了麻袋裡,扛在肩上便跟著去了麪攤。

在麪攤上,兩人話起了家常,鄭湘湘說自己的父母本來有個雜耍班子,後來他們因疫病去世,自己好不容易死裡逃生,但雜耍班子已經散得就剩她一個人了。

她本想著留著父母的雜耍工具做個念想,但因為疫病的原因這些東西全都被一把火燒了,斷了她所有的念想。

她本就很喜歡雜耍技藝,冇有物件寄情,她便決定延續父母的事業,不如就讓自己撐起鄭家班,成為思念本身。

鄭湘湘一邊吃著麵,又一邊問著岑之笑為什麼想著跟她一起賣藝乞錢,不會嫌乾這個丟人嗎?

岑之笑毫不在意地擺擺手,“我呢,不想賣身做奴隸,想著雇傭做下人、雜役也冇有熟人門道,我這要飯哪能嫌餿啊……”

“再說了,你表演的時候厲害得很,你也會覺得自己的功夫是丟人的嗎?不偷不搶,靠本事吃飯不丟人的。”

岑之笑看著眼前這個熱愛雜耍,想要撐起鄭家班但卻矛盾糾結的女孩,她明白這一路上她一定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冷眼與嘲笑,這些心酸和壓力總會讓她有時候懷疑自己。

“你是個很厲害的小姑娘,千萬彆看不起自己,這條路很苦,但是不丟人。”

鄭湘湘有些錯愕,似乎冇有被人這麼誇過,倒是有些靦腆地笑了笑,“之笑姐姐,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的吆喝,都賺不到這麼多。”

“我在吆喝的時候,可聽見好多人誇你厲害呢,可能就是路難走一點,但我相信以後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鄭家班班主!”

兩人吃飽了,鄭湘湘便帶著岑之笑來到了城北一間廢棄的茅屋,但屋子裡麵被收拾得乾淨整潔。

“住店太貴了,這房子還挺完好的,我來筠川鎮的這幾天都住的這兒,希望你不要介意。”鄭湘湘有些侷促地開口道。

“不介意不介意,我破廟、茅屋都住過,完全能夠適應,並且你把這房間收拾得很好啊。”岑之笑輕輕拍了拍鄭湘湘的肩膀安慰著她。

入夜後,兩人拴好門關好窗,便紛紛躺在通鋪上準備休息。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間,岑之笑隱隱約約聽見了風吹得窗戶嘎吱響地聲音,按平時她肯定就翻個身繼續睡,這次不知怎麼的她突然覺得不對勁兒,猛地睜開眼睛。

抬眼向窗戶望去,不知何時,關好的窗戶被夜間的風吹開了一條縫,慘白的月光透過窗戶的鏤空幽幽地灑在床鋪上。

月光投射的影子恍然間越發地像人臉,岑之笑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卻並無異常。

這時窗外突然響起寒鴉幾聲,那白晃晃的月光,突然就向流水一般向她蔓延而來,她剛想搖醒身側的鄭湘湘,可手裡隻拍上了空氣。

這房間裡哪還有鄭湘湘的影子。

岑之笑急急忙忙地下了床,不停勸誡自己冷靜下來。

忽的房間中間的木桌上燃起了一隻白燭,幽藍的光亮微微跳動,那月光就像是會蠕動的史萊姆慢慢爬向桌子上。

這時山鬼花錢的一股灼燒感讓她緊繃的神經得以思考的空隙。

等等……她剛剛進這房子的時候打量了啊,哪兒來的白蠟燭?並且鄭湘湘那麼省錢,蠟燭她是絕對捨不得買的。

難道……這又是夢?

不妨試試。

說罷,岑之笑便集中精力幻想自己擁有一把驅邪桃木劍,看著手裡的出現的桃木劍,她不禁安心了許多。

她深吸一口氣,便拚儘全力朝那詭異的月光刺去,刹那間那月光似乎是有了生命力一般,如同水蛇繞著桌腿向白燭襲去。

岑之笑還想再追加一劍,耳畔卻傳來了

一個慌張的聲音,“等等姑娘!是老朽!”

她的動作頓了頓,這個聲音有點熟悉,是……宋善?

隻見那白燭旁詭異的月光漸漸升騰起靈光,幻化成了一個人形,果然是宋老爺子。

岑之笑長鬆一口氣,順勢坐在了桌旁,皺著眉吐槽道,“我說老人家,你咋每次見我都要嚇我呢?我這小心臟哪經得起你這般恐嚇啊!”

“說來也是新奇,你們鬼也做夢的嗎?”岑之笑自是認為自己闖進了宋善的夢境,“你看你做這夢陰森森的……”

“姑娘,這其實是你的夢境,”宋善倒是頗為慚愧地一笑,“實在是老朽鬼氣衰散,已經不能在人世間與姑娘見麵了,就算是托夢也隻能藉助夢境裡的陰物才能勉強現身。”

“所以老朽適當地利用了夢境……”

利用夢境也不是讓你嚇人好吧!岑之笑強忍住讓自己不要對老者翻白眼。

“無事不登三寶殿,你肯定有事找我,先說好,你家的那家務事我可不摻和啊。”

“老朽家中一事也就任由其發展吧,我托夢找姑娘是有彆的要事相求。”宋善眼中滿是懇求之色。

岑之笑微微挑眉,眼中有些疑惑,但轉念又一想,“那你為啥不托夢給你兒女,找我乾嘛?”

“唉,老朽是被地府特意放出來了,然後才得知以明一家暫時不在筠川鎮,實在是事態緊急,迫不得已找到姑孃的。”宋善眼中帶著些許歉意。

“那你怎麼知道我在筠川鎮?”岑之笑眉尖輕蹙。

“不瞞姑娘,老朽夜裡去以明家時,就遇見茅屋裡睡覺的你了,但那時我已鬼氣大傷,就像一團氣,連個像樣的人形都冇有,更彆說搭話了……”

怪不得昨天晚上睡覺總覺得陰陰冷冷的,她還以為是茅屋漏風呢,“所以你跟了我一天?”

宋善輕輕地點了點頭。

“你這老爺子……”岑之笑歎了口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回懟什麼,選擇了認命,“說吧,又有什麼事兒這麼急?”

宋善的嘴唇囁嚅了幾下,眼中閃過一絲難堪之色。

“老朽的墳被人挖了,偷了老朽棺材外的竹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