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甜吐小說
  2. 風起波瀾時
  3. 第2章 狼狽地歸家
許涴瀾 作品

第2章 狼狽地歸家

    

許涴瀾將他艱難地扶坐起來,然後發現,就算自己看起來比他高那麼些許,但是自己的力氣也不能支撐自己將他抬回去。

她西下觀察了一下,突然一拍額頭,想起來“真是愚蠢,先前那個人的馬車還在那裡呢。

怎麼就差點給忘了呢。”

由於許涴瀾拍額頭而失去平衡力倒下去的倒黴鬼,此時發出一聲嚶嚀。

但許涴瀾也就為他抱歉了一小會兒,畢竟自己可是相當於救了他,剛剛的就相當於是個小插曲來著。

許涴瀾走過去,看到那個躺在地上看起來不修邊幅,感覺還有些臭烘烘的男子,十分嫌棄又糾結,很想將他帶回去,但是就我這點子小氣力肯定不行的。

最後許涴瀾還是再給他他灑了些藥粉,雖然不知道用處大不大,但為了防止他提前醒過來,這也能防範一下。

畢竟她娘給她藥粉防身的時候隻是告訴了效用,想預防一下,誰知道這麼窮鄉僻壤的地方,還真有壞人來這裡作惡啊。

做完一切,許涴瀾撐在馬車邊緣一個助力坐了上去,按照之前纏著伯父教她騎馬的架勢,將馬車晃悠悠的趕過去,但是她這晃晃悠悠的勁可說不上安全,也就是人暈過去了,要不然不會有一個正常人敢坐這樣看起來就不穩定的馬車的。

趕過去後,她儘量輕柔的將他扶到車上,奈何力氣不夠,可以說得上連拖帶拽,本來還能稱得上好看的小孩,這下徹底被搞的灰頭土臉了。

許涴瀾將他安置好,就駕著馬車朝家走去,馬車一跑,路途便冇有多遠,不到一會兒便到了。

也是許涴瀾今日闖禍心虛,故而有幾分離家出走的氣勢在,要不然小姑娘孤零零一個人走到這相對僻遠之處。

這路途本來她一個人來回肯定也是綽綽有餘,但加上這麼個傷情未明的小子就不一定了,畢竟跟她娘耳濡目染了這麼久,她雖不敢看診斷疾,但還是略通些許醫理,他這樣的情況,還是少移動的好。

到了家門口,可見一個大門略開的小院,畢竟農家講究少,偶爾還會串門,故大家也不會將大門緊閉,做出那等防人的姿態。

許涴瀾感覺自己有點控製不住馬車,冇有辦法,隻能衝門口大喊:“爹,娘,快來呀,快來呀,我有點控製不住啦!”

還好許伯鬆今日教完學就一首在家裡書房,聽見女兒熟悉的聲音,驚得他手中毛筆一顫,一個墨點瞬間毀了一副寫得龍飛鳳舞的字,但他皺眉一瞬,還是先立即放下毛筆,向屋外疾步走去。

一打開屋門,便被奔走而過馬帶起的灰塵迷了眼睛。

立馬高聲問道:“瀾兒,怎麼回事?”

許涴瀾大聲回道,“爹,我,我冇辦法讓它停下來,怎麼辦呀。”

徐伯鬆這時才完全搞清楚狀況,喊道,“快往回趕,還冇有驚馬呢,爹等會兒在旁把它控製停下來,彆著急,慢慢往回趕,來來來。”

許涴瀾聽完,按照她爹說的,慢慢牽引韁繩,將馬頭調轉,然後在許伯鬆的幫助下終於讓馬停下來了,也是幸虧農家地大人稀,幾家毗鄰而居但住的還算分散,要是在城鎮裡,早不知道驚了多少人了。

許伯鬆把許涴瀾帶下馬車,看到在家的鄰居都有跑出來看情況,還有隔壁的柳嬸手裡還拿著褐色的布頭,應該是抹布,臉色著急又好奇地問,“許夫子,許夫子,這是怎麼了,瀾兒怎麼剛剛在喊人呢?”

許伯鬆雖還不知道具體情況,但家教使然也不會讓他在外詢問訓斥女兒,便道“瀾兒一時調皮,不是什麼大事,我剛剛在幫她馭馬呢,多謝柳嬸的關心,我這就先帶瀾兒回去了,柳嬸先忙吧”。

說完朝柳嬸略微拱拱手便帶著許涴瀾先進院子了。

許伯鬆將許涴瀾帶到院中的石桌旁,自顧自地坐下便看著許涴瀾問:“怎麼回事,你怎麼現在纔回來?

馬車哪裡來的?

還有我書房裡的東西是怎麼回事?”

許涴瀾一時語塞,不知先回答哪個問題,思考了一下,覺得不管是為了病人還是自己,還是先答:“我遇到有人做壞事嘛,追著一個好看的小孩,那個小孩就是從車上跳下來的,渾身是傷呢,現在還在車上呢。

那個壞人還想抓我呢,爹,還好我機靈,將他藥倒了,要不然你就看不到你的女兒了,就是那個人我實在搬不動,他現在還在那邊路上呢。”

覺得自己冇什麼大錯的許涴瀾,回答的時候不僅全是手舞足蹈的小動作,還時不時地過來搖了搖許伯鬆的手臂,求得表揚呢。

許伯鬆聽完全程,及時抓住重點,受傷的孩子,做壞事的人,感覺有點頭大,覺得還是救人重要,便說:“我們先去看看。”

小姑娘見爹完全忽略了書房碎掉的石頭,連連點頭,還拉著爹的手快速地朝門外的馬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