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陳路的話明顯把周圍眾人都嚇了一跳!

因為至始至終,冇有人給陳路透露過顧市長的病情和具體情況。

他們擔心的就是陳路知道情況之後,故意坐地起價。

可是……現在……

大家誰也冇有想到陳路竟然精準預測出來了顧市長的所有情況。

一時間,現場都安靜了下來。

這時候,胡良平無奈的說了句:“抱歉,陳醫生。”

“是今天負責的護士徐梅做的。”

“當時顧市長在睡覺,她並不知曉其中的情況。”

顧紅棠也是多了幾分著急:“陳醫生,很嚴重嗎?”

陳路低著頭,再次開始把脈。

其實,把脈的時間不能過長,一旦時間太長了,會影響脈象。

間隔了十分鐘左右,陳路為了對顧海生的情況更加瞭解,隻能再次細細斟酌起來。

片刻之後,陳路忽然想到了什麼,抬起手放在顧海生的腹部。

頓時,他感覺到腹中氣如走雷一般!

周圍眾人這時候,也忽然發現了顧市長腹部的情況。

一時間,一個個臉上寫滿了忐忑不安,可卻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胡良平是一個有擔當的主任,他主動走了過來。

“陳醫生,這是怎麼回事?”

陳路:“這是中焦通竅之後,邪氣入侵的表現!

原本腹中就有寒濕凝滯,我在通陽散寒之後,多了陽氣。

現在,陰陽混雜,斑駁不堪,所以纔會這樣。

邪客於手足太陰、少陰,足陽明之絡,皆會於這裡。

如果臟氣相形,或外邪相杵,則氣遏不行,五絡俱絕,諸脈伏匿,令人身脈皆動。”

胡良平皺眉:“情況嚴重嗎?”

陳路冇做聲,說道:“還好,能治!”

說完,他打開自己的包包,對著一旁的一名護士說道:“給我拿一塊乾淨的鋪巾。”

小護士連忙點頭:“好!”

隨後,陳路從中取出一塊薑、蒜、鹽……

看到這一幕之後,周圍眾人不禁懵了。

這是要乾啥啊?

做飯?

這是一個醫生包包裡該有的東西嗎?

就在這時候,陳路取出一根艾條,把艾條撕開,任由艾草鋪滿在鋪巾之上。

“把患者攙扶起來。”

顧紅棠聞聲,連忙點頭。

此時的顧海生臉上冇有絲毫的血色,甚至有些青紫,讓人望而生畏。

這時候,陳路在顧海生身上開始選取穴位。

頭頂百會穴!

百會穴,乃是諸陽之會。

陳路把一塊薑片放在穴位之上,然後拿出一點艾草放在上麵。

點燃之後,頓時一縷青煙冒出。

陳路就這麼認真等待起來。

等到艾草點完之後,陳路再次更換。

整個過程持續了很久。

陳路足足進行了四十九壯!

醫家有言:艾用一灼,謂之一壯,以壯人為法也。

意思說的是,艾灸有強壯陽氣的功效,所以,灼一次,就是壯一次。

而壯數,多以單數計算,是因為單數屬陽,“七”為陽之初生少陽。

灸從火,灸法乃補陽助陽之法,五七即三十五壯,三七即二十壯……所以,總是稱奇數。

陳路用七七四十九,就是因為顧海生的情況有些嚴重了。

必須要用四十九壯,七七之數,輔助陽氣在體內滋生!

當然了,除此之外,還有五十、一百、二百、三百壯就是例外了。

期間更換了好幾塊薑片。

整個過程十分枯燥,但是……大家都不得不耐心等待。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等到陳路四十九壯艾灸結束之後,原本神情呆滯,麵色青紫,痛苦麵容的顧海生,竟然臉色紅潤了不少!

這還是顧紅棠率先發現的。

“爸?爸!”

“你好點了嗎?”

顧紅棠的話音未落,顧海生忽然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

清晰的說了句:“我感覺大腦清晰了不少。”

陳路這時候說道:“顧先生,您先躺好,治療還冇有結束。”

顧海生此時對於陳路的佩服已經與日俱增了。

“好,還得是你啊,小陳!”

“真的太感謝了。”

“我現在感覺自己清醒了不少,頭也不疼了。”

陳路擺了擺手:“好了,先不說話了。”

接下來治療,更加漫長了。

頭部是諸陽之會,用七七四十九壯,隻是開頭。

隨後,陳路選取丹田、氣海兩個肚子上的穴位。

這一次,則是選擇了薑蒜交替艾灸。

隔薑灸也好,隔蒜灸也罷,都是幫助散寒通陽,溫通經絡的效果。

氣海兩百壯!

丹田三百壯!

等陳路一切治療結束之後,已經到了晚上七點多。

此時的陳路渾身上下早就濕透了,看起來輕鬆,可一趟一趟的交替更換,也不容易。

可是,一切都是有效果的。

陳路治療到一半兒的時候,那顧海生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過去。

睡姿安詳,原本緊縮的眉心,也鬆解開來。

最重要的是,腹部的疼痛和瘙癢,此時此刻,也徹底消失了。

何源他們同樣也在現場等到了現在!

當他們看到顧市長效果顯著的睡著了以後,整個人都鬆了口氣,看著陳路的眼神裡,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觀。

這個年輕人,是真的有水平的。

很多人覺得中醫最難最炫酷最有神秘氣息技術的是鍼灸,其實……鍼灸反倒是中醫裡最容易入門的技術。

而中醫最最最難的,是診斷!

因為診斷是一切的開始,你診斷錯了,如何治療都冇有效果,甚至南轅北轍,可能出錯。

中醫的治療,有幾大類:

第一:中藥,四氣五味,君臣佐使。

第二:鍼灸,十二經絡,奇經八脈,以及周身絡脈,以針入藥。

第三:推拿按摩,如同四氣五味,手亦可為藥!

這是主要的三大類。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手段,比如艾灸、拔罐、刺絡放血、氣功養生、祝由……等諸多手段。

無論是何種手段,都要以診斷為核心。

診斷錯了,後麵就不可能成功。

無論你天花亂墜的鍼灸或者推拿都冇用。

所以,離開中醫望聞問切的診斷說自己是鍼灸大家的人,全都是騙子!

顧紅棠看著熟睡的父親,內心終於安定了下來,她抬頭看了一眼正在一旁擦汗的陳路,既感激,又心疼。

可週圍人太多,她也不方便說什麼。

胡良平看著陳路,笑了笑:“小陳,你可真的有一手啊!”

“這就是中醫中的艾灸吧?”

“可真的是博大精深啊!”

陳路笑了笑:“旁門小道罷了。”

“胡主任過獎了。”

“不過……”

“我剛纔的治療,也無非隻是補救辦法罷了。”

“顧紅……顧小姐,我開的中藥,繼續服用。”

“外敷的藥物也不變。”

“三天之後,肚臍流水的情況,就能緩解。”

說到這裡,陳路忽然轉身看了一眼在人群身後的徐梅:“不過,我建議你更換一個護士吧。”

徐梅說實話,原本是希望通過好好照顧顧市長,能在對方麵前結個善緣。

畢竟自己大大小小是一個副主任護師,是不需要親自管理患者的。

結果……

聽見陳路的話之後,徐梅直接傻眼了。

你這混蛋……太無恥了。

陳路冇有在意,他不是什麼君子,報仇更不需要十年。

他這一生,圖的就是一個順心而為,率性而為!

徐梅今天上午那鼻孔朝天的樣子,陳路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胡良平聞聲,點頭應了下來:“嗯,好,這件事兒我來處理。”

“徐梅,以後顧市長的事情,你不用負責了。”

徐梅一聽,頓時慌了。

自己這一個月,不是白瞎了嗎?

為了討好顧市長,徐梅可是家裡孩子都不管了,做飯,做個屁!

他換著花樣給顧市長做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顧市長的夫人呢。

前前後後一個月!

徐梅可真的是鞠躬儘瘁了,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可現在,陳路一句話的事情,就把自己一個月來的努力,全都白白浪費了。

刹那間,徐梅慌了神。

“主任……我……我不是故意的。”

“主任,再給我一個機會可以嗎?”

“我一定會認真負責的。”

“顧小姐,你……你幫我說句好話啊……您知道我做的很不錯的……”

可惜,此時此刻,冇有人在意她說了什麼,更冇有人關心她做了什麼。

徐梅失魂落魄的離開了打開房門,離開了……

……

顧紅棠看著陳路,冇有做聲,甚至嘴角不自覺上揚。

他固然冇有變。

還是那樣子小孩子氣。

這是……看著陳路立體挺拔的麵龐,成熟了不少。

比起之前印象裡的他,更加有了男人特有的成熟魅力,少了幾分稚嫩。

生活的痕跡,在逐漸在他臉上呈現出來。

隻是,他的眼神,依然堅定無比!

“謝謝您了,陳醫生。”顧紅棠對著陳路說了句。

陳路擺了擺手:“行,冇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回去了。”

說完,陳路猶豫片刻,隨後鼓起勇氣看著顧紅棠:“要不,你留我個電話吧?”

顧紅棠雙眸泛光,瞪大眼睛看著陳路,恍惚之間,竟然瓊鼻一酸。

你個大壞蛋,終於捨得和我聯絡了?

“好!”

“你給我打一下。”

“我電話是……”

陳路聽著號碼,內心一顫,是啊……這個號碼,他其實一直都能背下來的。

等這邊事情處理之後。

何源內心的石頭,終於落地了。

他轉身看著陳路:“小陳,為了不影響你明天上班。”

“今晚咱們先去把合同簽了。”

“順便一起吃個飯。”

小說《覺醒記憶後,廢渣逆襲都市神醫》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