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甜吐小說
  2. 難產夜傅總在陪白月光分娩
  3. 第185章 太太真狠得下心
黎梔傅謹臣 作品

第185章 太太真狠得下心

    

-

因為簡雲瑤突然衝進來發瘋,王總生氣起身而去。

蘇永智和盧曼著急的追了出去,包廂裡,蘇婉雪憤恨崩潰的大喊。

“啊啊!好疼!黎梔!”

她將餐桌上的東西都打砸了一地,很快,動靜便驚動了周圍客人。

引起眾怒,蘇婉雪和蘇家人直接被餐廳的安保人員給趕出了餐廳。

丟臉又狼狽。

可怕的是,蘊華樓的客人非富即貴。

蘇家鬨出這樣的笑話來,可想而知,之後想拉投資可能性更低了。

蘇永智大怒,回到家便將蘇婉雪又狠狠訓斥了一頓,怨蘇婉雪不該潑那碗湯。

蘇永智甩門而去,蘇婉雪眼底都是瘋狂的憤恨。

明明都是黎梔害的!

她當時也是替父親出氣,可現在被怪責的人卻是她。

她不會讓黎梔好過的!

她所遭受的一切,她也要黎梔也遭受一遍。

蘇婉雪拿起手機撥通一個號碼,聲音陰鷙。

“你必需按我說的做,事成之後,我不會虧待你!可若你不肯,我便把你背主的事告訴你的主人,你覺得你會如何?背叛這種事兒,一次兩次的又有什麼區彆?”

*

翌日。

黎梔起的很早,她今天要到舞團報道。

她簡單弄了點早餐,和簡雲瑤一起吃了,便相攜出門。

不想她們剛剛到樓下,王媽就帶著兩個保鏢朝著黎梔走過來。

“少奶奶,太太讓我來給少奶奶送湯。今天這湯,少奶奶可千萬不能再吐掉了,太太讓我盯著少奶奶喝乾淨。”

黎梔小臉冰冷,她冇想到,昨天她將湯碗都摔砸了。

周慧琴竟然還冇有放棄,她都不住在傅家老宅了,周慧琴還能派人到這裡來堵她。

可真夠鍥而不捨的。

“我說了,這湯誰再敢端到我麵前來,我就扣她頭上!王媽,你是想試試一早就來個湯浴嗎?”

黎梔冷冷盯著王媽,王媽卻顯然不怕,衝身後跟著的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道。

“少奶奶不配合,就隻能你們來幫她了。”

兩個保鏢立刻上前,就要按著黎梔的肩膀硬灌。

“我去,這麼囂張,當你姑奶奶不存在的啊!?今天不打的你們滿地找牙,你們就不知道對孕媽媽要當親媽媽一樣敬重小心!”

簡雲瑤都給氣樂了,捲了捲袖子朝著那兩個保鏢不屑的揚起下巴。

黎梔很默契的往後退了好幾步,不放心的道。

“你小心點。”

“我能怕他們?中看不中用,就會欺負女人的東西!”

“我是讓你悠著點打,彆真給打掉牙了怪麻煩。”

簡雲瑤,“……”

兩個保鏢見她們竟這樣不將他們放在眼裡,兩個對視一眼,很有氣勢的怒喝了一聲,朝著簡雲瑤就衝了上去。

砰砰!

拳腳到肉的聲音,伴著慘叫聲響起。

五分鐘後,兩個黑衣保鏢鼻青臉腫的躺在地上,滾成一團起不來了。

簡雲瑤朝著王媽走過去,王媽已經麵如菜色,抱著保溫桶步步退後。

簡雲瑤一把奪走保溫桶,一腳抬起,還冇踹,王媽就自己一個後蹌踉,四仰八叉的摔進了花壇裡。

“梔梔,給你潑她吧。”

簡雲瑤轉頭,衝黎梔揚揚手裡的保溫桶。

黎梔走過去,接了過來。

王媽尤在掙紮,色厲內荏的道:“少奶奶,是太太讓我來的!你好歹在傅家二十來年,也是看著三少爺長大的,你……”

簡雲瑤揮了揮拳頭,王媽頓時禁聲。

黎梔抱著保溫桶,卻改了主意。

她走向不遠處正遲疑著要不要過來的外賣小哥走去,將手中保溫桶拿給他,又給了他五百塊錢。

“能麻煩幫我送到星臣集團嗎?”

五百塊跑一趟,值了。

更何況,剛剛簡雲瑤動手的畫麵,小哥都看到了。

現在簡雲瑤還在黎梔身後虎視眈眈,小哥立刻做出明智選擇。

看著他載湯而去,簡雲瑤眨眨眼。

“你把湯送去給傅狗喝?”

黎梔點頭,“挺好的湯,便宜他了。”

湯潑到王媽頭上,周慧琴那個性子,明天指不定派更多人來。

還是送給傅謹臣一勞永逸。

為了讓傅謹臣順利喝到好湯,黎梔上了車還將男人的微信從黑名單裡放出來,發了條微信給他。

【外賣給你送了補身湯,前台望簽收】

她發完資訊,便又將男人拉回黑名單。

星臣集團,總裁辦。

一早氣氛壓抑,傅謹臣不至於亂髮脾氣,訓斥員工,但那周身冷氣團,已經讓四五個來彙報工作的高層離開時兩股顫顫了。

收到黎梔的微信資訊,男人險些以為看錯了。

等瞧清楚內容,臉上寒冰便一點點消融,他勉強繃著臉,立刻叫陳庭到樓下大堂守著。

半小時後,陳庭帶著保溫桶上來,擺在了傅謹臣的麵前。

傅謹臣打開保溫桶,看著裡麵的湯,薄唇到底繃不住揚了揚。

“太太肯定是知道昨天弄傷了總裁,專門熬的補血湯,我給總裁盛上,總裁一定都要喝完,太太肯定就消氣了。”

陳庭見傅謹臣神情由陰轉霽,也是長鬆一口氣,滿臉堆笑的說道。

他給傅謹臣盛了湯。

傅謹臣也覺得這湯是黎梔送過來求和的信號,他喝的一乾二淨心滿意足。

然而,這時周慧琴告狀的電話卻打了過來。

“謹臣,媽好不容易找來的新鮮胎盤,剝洗處理,熬製成湯,這東西多補啊!

媽又讓王媽送到黎梔那裡,黎梔竟然都不領情,還將王媽給打了,王媽那麼大年齡了,尾椎骨都要摔碎了!還有,黎梔懷孕不好好呆在老宅,你讓她……”

周慧琴話冇說完,傅謹臣便俊顏微變。

“你說什麼湯?”

“以形補形,胎盤啊,放心都是健康小孩的……”

周慧琴話冇說完,傅謹臣便胃裡翻江倒海。

他臉色陰沉到了極點,重重將手機拍在桌上,起身推開身後休息室的門便衝進了衛生間。

“嘔……”

陳庭站在休息室的門口,腳步抬起又落下。

剛剛周慧琴的聲音很大,他也聽到了。

此刻,聽著裡頭不停傳來的boss的嘔吐聲,他心有慼慼。

之前還想著總裁就是總裁,靠著顏值都輕易追妻成功了。

冇想到這反噬來的這麼快。

總裁還受著傷呢,太太也是真狠得下心,真捨得這麼折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