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甜吐小說
  2. 妻心似海之悔恨
  3. 第201章 妻子的作風
伏波侯 作品

第201章 妻子的作風

    

-

啪啪!警衛員們整齊地排列成一排,踩著小碎步調整著站位。

“稍息,立正!”

在陳亦鬆威嚴的口號聲中,所有警衛員排列成一條直線。

他們現在腰間都裝著一把手槍,手裡麵拎著警棍,非常的具有壓迫感。

警衛員們按照命令暫時接管了金石集團的安保部門,繼續執行戒嚴命令,所有人暫時不得出入。

送蛋糕的外賣員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後順利地按原路返回。

徐達帶著幾個人在頂層進行清理,將子彈的痕跡全部清除,然後重新安裝了鋼化玻璃。

而那些槍械則被分彆用白色透明袋子放在一起,每一個袋子上麵都標註有持槍者的姓名。

高樓上的田健明將狙擊槍拆下來,重新放回的漁具包內。

然後拉住一根快速升降索道,以極快地速度降落到了地麵上。

接著,他鑽進了一輛黑色麪包車,車輛啟動後進入主乾道融入了車流當中。

小禮堂內。

我輕輕碰了一下話筒,尖銳刺耳的噪音迴盪在小禮堂內。

頓時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無數雙眼睛都看向了我。

我知道接下來的每一句話將會決定無數人的命運,這種感覺非常不錯。

“我是什麼人就不用多介紹了,以後雜七雜八的稱呼都取消,我喜歡彆人叫我陳先生!

現在集團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都在我的名下,作為集團第一大股東,我會進行業務上的調整。

金石集團將和保護傘公司進行合併重組,大家不用擔心被裁員,所有人的薪水上漲百分之三十!

正事說完了,現在按照江湖規矩來辦事!曾經是邱雲傑心腹的人,自己主動站起來!”

台下的部分人有些緊張,但是當身邊有人將目光看向他們時,無論願意不願意也隻能站起來。

我抬起右手向下壓了壓,然後說道:“我不會趕儘殺絕,不過諸位可能不適合在目前的崗位繼續擔任職務。

在之後的業務重組之後會有新的崗位提供,請各位先到會議室稍等。”

有保護傘公司的安保把這些人請到了會議室,在這裡還關著蕭芸和邱雲傑。

作為邱雲傑的心腹們,見到曾經的堂主不免有些尷尬。

邱雲傑倒是十分灑脫,哆哆嗦嗦地抽著煙,說道:“成者王侯敗者賊,放輕鬆些!陳亦鵬不敢殺我們!

蕭芸,你想好自己的下場了嗎?

你調走了安保讓費雪能夠成功算計蕭紅鯉,所以她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叛徒從來都冇有好下場!蕭芸,你後悔了嗎?”

蕭芸閉著眼睛,神色萎靡。

聽到邱雲傑諷刺的話卻冇有任何反駁,似乎在等待著命運對自己的安排。

小禮堂內的我繼續開口說道:“屬於吳歌女士的人,請站起來!”

小禮堂內還剩下五分之四的人,十分鐘的時間很快過去。

在巨大的壓力下,終於有人率先站起來,然後陸陸續續有人站了起來。

這些人大部分年齡偏大,有一部分都接近五十歲了,都曾經是跟著邱七爺拚搏過的。

還有一些竟然在金石集團內嶄露頭角的新人,年齡在三十出頭。

看到這一幕,不僅僅蕭紅鯉驚呆了,就連趙錦瑟都有些難以置信。

要知道不久前,這些人當中有少部分人給跟她們對峙過,看起來就是鐵桿的邱雲傑死黨。

趙錦瑟瞬間就反應過來,恐怕自己那位好姨媽早就做好了準備。

就算邱雲傑想動手,結果恐怕就是自己先被打成篩子。

“這……這算什麼?我媽太過分了!

她怎麼一點也不跟我說,還害得老公你受了傷!”蕭紅鯉低聲說道。

我擋住了話筒,無奈地說道:“是很過分,你媽從來都是把人當棋子,跟自家人還遮遮掩掩的。

所以以後她說什麼,你自己留個心眼兒!”

我承認自己在給吳歌和蕭紅鯉之間埋釘子,但是我絕對冇有做錯。

吳歌總是想當然的去佈局,認為一切都應該按照她的設想來開始,卻完全忽略了我的想法和利益。

吳歌的計劃在司馬祥出現的時候,就已經被我猜出來了。

她打算徹底捨棄金石集團,將這塊肥肉扔給嚴家和司馬祥。

一方麵可以餵飽餓狼們,另一方麵能徹底跟金石集團撇清關係,畢竟現在江湖即將麵臨清洗,金石集團的黑料太多了。

所謂的的鍛鍊也可能是真的,讓我和蕭紅鯉能直麵殘酷。

但是吳歌畢竟是老了,心變得不夠硬,不夠狠。

她忘記了一個人到了絕境是否會掙紮,邱雲傑就是被逼入了絕境的餓狼。

從他提前準備好了手槍就知道,他根本就冇有打算把集團交出去。

蕭紅鯉沉默著不再說話,她現在如同海綿一樣在快速吸收學習,哪怕是有限的智商也讓她開始學會思考。

我放開話筒,用很平淡的語氣,說道:“今後新集團將會成立禮賓部,這個部門將由蕭紅鯉女士領導。

其中包括歌舞團和安保部在內,你們將加入新的部門,發揮你們的能力。”

台下的人神色變得輕鬆起來,他們看出來現在金石集團是誰做主。

原本還有反抗的想法,但是現在的結果反而是最好的。

蕭紅鯉是吳歌的親生女兒這一點,天然就有凝聚人心的作用。

蕭紅鯉敲了敲桌子,用冷冷的語氣,說道:“我希望大家以後見麵,稱呼我為陳夫人!

新集團的禮賓部,希望能獲得大家的支援!

我的話說在前麵,以後集團是由我老公陳亦鵬當家做主!

你們誰要是陽奉陰違,心裡麵還有其他的主子,彆怪我蕭紅鯉翻臉不認人!”

砰!桌子被蕭紅鯉狠狠一拍。

下麵的職員噤若寒蟬,在遲疑了片刻後才異口同聲地喊道:“是,陳夫人!”

我有些無奈了,蕭紅鯉突然來這麼一下,倒是讓我能順利接手金石集團。

但是回頭傳到吳歌耳朵裡麵,指不定吳歌心裡怎麼想的。

就跟老年皇帝被太子逼宮一樣,如果不是吳歌隻有蕭紅鯉一個女兒,最後恐怕都會落一個刀兵相向,母女反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