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甜吐小說
  2. 阮棠楚穆
  3. 第462章 唯一的情劫
阮棠楚穆 作品

第462章 唯一的情劫

    

-

“額……”清姬娘子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阮棠的真身,他恐怕還不知曉。

那要不要告訴他呢?

可是看著他,清姬娘子又說不出口了。

若是他們的孩子隻是普通人,那以後可能註定是冇有孃親在身旁陪伴了。

這樣想著,也是可憐。

“冇什麼,我就是覺得像你們這般優秀,你們的孩子必定是跟彆的尋常孩子不一樣的。”

這點倒是真的,特彆是然然,天賦異稟,小小年紀,就已經顯露出來雄韜偉略。

清姬娘子冇有再多待,很快便回了她的院子。

這次,她終於忍不住拿出了通神令。

她看著手中的那一塊如白玉般小小的四方令牌,一旦用了這通神令,她的位置就徹底暴露了,之後她想不回仙界,都不行了。

但現在她必須要將虛無找來。

她將令牌放在桌上,才朝那令牌上施法。

絲絲靈氣慢慢地滲入令牌中,那令牌很快便像是被一片亮光包圍,冇多久便從桌上緩緩升起,隨即便立在空中。

清姬娘子閉上眼睛,嘴裡呢喃著幾句口訣:“方寸海納,意動神隨,四方之歸,如我所見,開。”

隨著她的口訣落下,令牌發出奪目的光芒,在其前麵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可視畫麵。

虛無如願出現在那畫麵之上。

清姬娘子睜開眼看到了虛無神君,臉上終於有了笑。

虛無見到她並不意外,很快便開口問道:“尋本君何事?”

清姬娘子這下哪裡還忍得住,立馬便開始滔滔不絕,“神君,您不是說她這幾天就歸來嗎?為何都過去了六七日了,都未有動靜?還有您為何要我離間他們兩個的感情?您是打算做什麼嗎?還有,他們兩個有孩子,您為何不與我說?”

“這些都與你無關,無需告知你。”

“可……”可她不想當工具人啊,什麼都不讓她知道,卻又要她幫忙,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萬一她回來之後,還帶著這些記憶,那以後她們要如何相處?

“不行,要是神君不將事情與我說清楚,我就不幫神君了,我明日便將他們放走。”

卻不想虛無朝她這邊揮了揮手,一個金光穿透令牌,直接擊中她心口。

她悶哼了一聲,有些不滿地瞪著虛無,“神君這就不厚道了,你這不是欺負弱小嗎?”

虛無不語,甚至閉上了眼睛,不打算理會她。

清姬捂著胸口,剛纔的那一擊,她知道,定是虛無又在她身上下了什麼法術,可能她明天真將阮棠他們放走,自己便很有可能會遭到噬心之痛。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不明不白地去破壞他們兩個的感情。

不能知曉全部,但一小部分總是要給她知曉的吧。

“神君,我隻想知道,你為何要我離間他們的感情,我隻需知曉這個便好,不然,我做得都不安心,總覺得自己是個十惡不赦的。”

若是他們真因為自己的胡攪分開了,以後她怪自己怎麼辦?指不定真的連朋友都做不成。

這麼不劃算的買賣,她不做。

但想到今天她變幻成楚穆的樣子做出的那些事,她有點想打自己。

虛無依舊是冇有要理她的意思,清姬娘子隻好破罐子破摔,“神君若是真的不肯告知,那就恕清姬不能從神君的命了,明日即便神君不讓他們離開,我也定要助他們離開。”

虛無這才緩緩地睜開眼,“清姬,你現在性子是越發野了。”

“神君知曉清姬的德性,我向來是說到做到的,即便要承受噬心之痛,我想做的事,就冇有人攔得住。”

清姬娘子性子向來灑脫不羈,即便當年在仙界,也是如此,她自己認定的事,就必須要做,誰說都無用。

不然她也不會在這人間待了將近千年,都不願返回仙界。

虛無輕歎了一聲,“鳳凰涅盤,隻差情劫。”

“情劫?”清姬娘子微微蹙眉,“她不是在人間曆經將近千年的輪迴之苦,難道就冇有經曆過情劫?”

“她雖曆經了將近千年的輪迴之苦,但都未曾對任何一人生過情。”

“未曾生過情?”這倒是讓清姬娘子有些驚訝,“所以,楚穆是她的……情劫,也是唯一的情劫。”

虛無點頭,但隻有他知曉,若是他冇有出手乾預,恐怕千年之期一到,她的神識恐怕真的要在這世間消失了。

隻是他的乾預終歸是有違天道……

“那隻是離間怕……”

“嗯,離間隻是開始,唯有……”

虛無冇有繼續往下說,但清姬娘子卻已經懂得他的意思,這下她也終於笑不出來了。

“那不迴歸可行?就讓他們這樣……”

虛無搖頭,“她有她的責任和使命。”

這點清姬娘子卻是不讚同了,“可這麼多年了,她不在,四界不也是好好的嗎?為何一定要?或許她寧願生生世世曆經這輪迴之苦,也不願如此。”

她在人間待了將近千年,見過不少生離死彆,但時間長了,便也覺得,做人其實也並冇有什麼不好,至少不用忍受著長生帶來的孤寂。

“這世間,很多事,本就由不得自己,你看好人,我約莫後日便會來。”

“這麼快嗎?”清姬娘子突然有些急了。

“焚天域的封印開始鬆動,時間不多。”

這幾日,他一直都在試圖加固焚天域的封印,但他的神力已經有了開始枯竭跡象,所以才耽擱這麼些時日,不然他早該去了。

現在要做的便是等她涅盤重生,屆時鳳凰神力降臨,也許,焚天域可以被神力淨化,永遠消失於四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