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秋夏夏 作品

相識

    

-

八月末的南城下零稀的小雨,悶熱又潮濕,少年拉著行李箱走進校園的大門,汗珠混著雨水在少年白淨的臉龐上慢慢滑落。

南城二中以魔鬼的學習作息在南城高中中獨樹一幟,錄取後僅僅兩天便組織好新生班級群佈置高中的學習計劃,九月開學進行測驗。說是九月開學但是在八月二十號便組織學生報到,過後就是“國際慣例”的軍訓。

南方的天氣陰晴不定,剛剛還下著雨,現在就已經開出了太陽。陽光透過枝椏,一縷縷打在了沈鷗精緻的臉上,皮膚白皙的就像一塊反光板,汗珠在他的臉上甚至有些閃閃的。沈鷗拿出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汗,一個人拎著幾袋東西艱難地找起寢室樓。

“請問需要幫助嗎?”溫柔的聲音響起。

沈鷗回頭就看見誌願者向他走來。

“不用不用,我可以的。”說著就匆匆走了

因為社恐,沈鷗本著能少見麵就少見麵,能少說話就少說話的想法,特地早一些到了學校,想著放完東西就到班複習。可是人生地不熟,碩大的校區愣是讓沈鷗繞了好久也冇有找到寢室樓在的地方,加上天氣的原因,身上開始變得有些黏糊糊,不自覺地放慢腳步了。等找到寢室樓時,進入校園的人也漸漸的多了起來。

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沈鷗的心裡也不免的有些難受起來。他父親早逝,母親冇有文憑,每天都要打好幾份工才能供得起母子二人的生活和沈鷗的學費,沈鷗不是冇有想過等義務教育讀完就出去打工,但是每次都被沈母罵一頓,漸漸的他就打消這個念頭。

上帝給你關上門,就會給你打開一扇窗。原生家庭的悲哀並不是一無是處,它使得沈鷗學習更加努力,終於在最後,沈鷗墊底進入了二中。

來不及再回想自己的心酸曆程了,碰撞的肩膀提醒著沈鷗。他趕忙往自己的寢室跑去,等到達寢室門前時,沈鷗已經累得不行,冇想三七二十一就打開門往裡走去

“我草(一種植物)”沈鷗被撞的悶哼一聲,看見撞到自己的是個人之後沈鷗社恐本性發作:“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都是哥們,多大點事。”被沈社恐撞到的人出聲:“你也住203?”

聽到這麼說沈鷗懸著的心終於放下,抬起頭看向那人的臉:“嗯……嗯!”

“呦,還是個小白臉

”說著伸手捏了捏沈鷗的臉

“認識一下,我叫顧落塵”沈鷗看著麵前帥的呀批的男生自我介紹:“你呢?”

沈社恐看著顧落塵看的出神,沈社恐內心:不是我去,我還以為學霸都是方框眼鏡 麵癱嘞。

麵前的男生比自己高了半個頭還多點,看著應該有185 ,笑得燦爛,頭髮乾淨又清爽,穿了件白色短袖,手臂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朝沈鷗打著招呼。

沈小0:真帥啊

見沈鷗冇有迴應,顧落塵問了句:“同學,你身體不舒服嗎?”

“冇...冇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不是很禮貌後沈鷗立馬回過神來:“我叫沈鷗。”

顧落塵瞭然:“那等會再見了,拜拜”他揮揮手向沈鷗告彆,沈鷗也揮了揮手:“嗯。”

打完招呼後,沈鷗走進寢室放東西,雖然找寢室樓浪費了點時間,但也按時放完了東西。到現在為止沈鷗還認為顧洛塵是一個人高臉帥,成績也比自己好(畢竟自己當時是墊底進來的)的極品男高

沈鷗有點疑惑這個點了寢室裡現在就隻有他和顧落塵,但也冇多想,往教學樓走去了。

經過找寢室的一大段時間過去,原本報到時除了老師就冇有人的教室現在已經坐滿了人,一眼看去都冇幾個空座位,牆邊的一排單人座也已經坐滿了人 。

沈社恐:?

冇辦法,隻能被迫挑選同桌了。沈鷗打算找一個話少的,可所有人都在準備開學測驗,也冇多少人聊天,一時有些讓沈鷗難以分辨。

正找著呢,突然有人叫了自己一聲

“沈鷗,我這裡有空位。”聲音從自己身後傳來,沈鷗回頭看見是顧落塵在叫自己。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示意沈鷗可以坐在那裡。因為先前打過招呼,沈鷗也冇有拒絕,往顧落塵身旁坐了下去,道了謝以後就開始準備測驗。

剩下的幾個空位也陸續坐滿了人,過了一會以後,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做起了自我介紹:“人都到齊了吧,那我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李光飛,你們可以叫我老李,是你們的班主任。”語氣和藹可親,但下一秒突然轉變,變得嚴肅起來:“同時,我也是高一年級的年級主任,我會平等對待每一個學生,不會因為你是我8班的學生就偏袒你,明白了嗎。”稀稀疏疏的有幾個學生回道明白了

“我冇聽到,明白了嗎!”老李的音量陡然拔高。“明白了!”全班都迴應著

老李又恢複到和藹的笑臉:“嗯,很好,好好準備明天的測驗吧。”

沈鷗低下頭繼續學習,手臂突然被戳了一下,轉頭看去,顧落塵笑著看自己,指了指教室裡的鐘表,已經快到中午了,沈鷗不知道什麼意思回過頭疑惑的看了看顧落塵:“怎麼了嗎?”

“快到中午了,一起吃飯麼。”顧落塵開口問道。

“我,額。”沈鷗本想拒絕,但是突然想到早上找寢室樓的窘迫,害怕萬一連吃飯的地方都找不到了那可就完了,跟在顧落塵身後就省了那部分時間索性這次就同意了:“嗯好。”

下課鈴響起,沈鷗跟著顧落塵往食堂走去,路上碰到一些見過幾麵的同班同學都會朝顧落塵打招呼,顧落塵也都是笑著迴應。

沈鷗開始有點疑惑了,明明顧落塵長得帥又開朗,和自己這種陰暗的小男孩一點都不一樣,為什麼會來找自己吃飯(陰暗社恐的多疑罷惹)

走了一會兩人誰也冇說話,沈鷗就靜靜地跟在顧落塵後麵。兩個大帥哥走在一起換誰都會多看幾眼,個彆女生路過還會兩眼放光,發出激動的聲音。沈鷗就算是社恐也覺得有些尷尬,想著自己和顧落塵有過幾次對話,還是對方邀請自己共進午餐,於是想找一些話題緩解一下現在的尷尬。

“你為什麼會找我一起吃飯啊。”沈鷗脫口而出:“感覺你很受大家歡迎啊。”說出口沈鷗才發覺自己問了什麼弱智問題,人家顧落塵好心邀請自己一起吃午飯,還解決了自己路癡地問題。

“你長這麼好看,不早點來預定被彆人搶走怎麼辦。”說著朝沈鷗嘿嘿一笑

沈鷗小臉一紅,本來白皙的皮膚浮出粉色:“謝...謝謝,你也很帥。”

說著兩人就走到食堂了。

-